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

人民网 2019-12-19 00:30

网络提速降费是指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提高网速、降低资费的改革。

自2015年国家部署网络提速降费工作以来,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5G部署的加快,网络提速降费已从消费层面向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层面转移。由此,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

要想说清楚网络提速降费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即需要明白现有网速为什么不高、资费为什么不低,更需明了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要求是什么。

近年来,宽带“不宽”的问题,已成为媒体和社会各界热议的焦点。作为信息化工作者,我们的看法是因为有管理和投资“两座大山”压在通信网络发展的头顶,阻碍了通信网络的快速发展。

管理层面,在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初的八九十年代,地方政府把发展邮电通信事业作为基础建设的重中之重,倾力支持。但随着近二十年通信运营商的分营和央企化,地方政府对通信网络建设基本不再投入,在地方政府的固定资产投资方面,近十几年已基本见不到通信网络的预算。

可仅靠几家通信运营商是无法承担起全国的通信网络建设的,这就如同全国公路、铁路若只有中央和几家企业建设,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那现在中国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建设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投资层面,我们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能不能提供好的通信网络服务,其前提有二,一是否具备提供服务的能力,二具备能力后其是否具备好的服务水平。若第一点不能满足,则第二点就会是空中楼阁。

据《中国统计年鉴》,2004至2018十五年间,能够在目前反映国内信息化固定资产投资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总固定资产投资比例,从2004年2.35%,逐年减少到2013年0.69%,占比十年下降近70%。2014年开始止跌回升,2017年达到1.09%,也只相当于2004年的46.38%。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十五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表

全国“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投资十五年的平均增速是11.18%,低于全国固定资产总投资平均增速18.44%七点二六个百分点,这些都说明国内信息化(包括通信网络)建设不但固定资产投资水平较低,且增长速度乏力。

再来看“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中具体的“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的投资增速,从2015年网络提速降费工作开展年的18.37%,2016年降到8.28%,2017年更降到-5.96%。其中,中央投资增速从2015年2.60%,2016年快速增加到43.14%,但2017年却大幅下降到7.88%。而地方的投资增速从2015年的27.95%,2016年下降到-8.70%,2017年更降到-16.53%。

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十四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表

投资严重不足,已明显阻碍了国内通信网络的发展。国家及各级地方政府应该向对待教育投入一样,对通信网络的投入做出明确规定,切实为通信网络的建设提供资金保障。否则,如何实现“宽带中国”的目标?如何能更好地带动“信息消费”?

接下来再来看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要求。首先,从技术上讲,工业互联网对通信网络的基本要求是高带宽、高速率、低时延;其次,工业互联网的通信网络包括企业内网和企业外网两部分,其中的企业内网主要是企业自己建设、管理的,与网络提速降费基本没有关系,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在《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中提出:推动网络改造升级提速降费。面向企业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网络需求,大力推动工业企业内外网建设。加快推进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与改造,扩大网络覆盖范围,优化升级国家骨干网络。

在此基础上,工信部发布了《工业互联网网络体系建设及推广指南》。“指南”明确:工业互联网网络是构建工业环境下人、机、物全面互联的关键基础设施,通过工业互联网网络可以实现工业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管理、服务等产业全要素的泛在互联,对于促进工业数据的开放流动与深度融合、推动工业资源的优化集成与高效配置、支撑工业应用的创新升级与推广普及具有重要意义。但文中通篇没有提及“提速降费”。

“提速”和“降费”从理论上说似乎是一对矛盾,我们先来看实体经济中的交通网络是如何解决这对矛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