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头条新闻:工厂关了,工人没了,订单停了,我能怎么办?

人民网 2020-02-14 01:13

这场疫情,对经济社会的影响,肉眼可见。但不同的行业,不同规模的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尽相同。

譬如餐饮和旅游行业。餐饮业尚可以通过外卖或者“共享员工”等方式暂解燃眉之急,旅游业却因为无法“上线”,而遭受灭顶之灾。

从规模来看,中小企业相比大型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弱。据统计,3个月是中小企业的生存期,也就是说,企业如果能熬过3个月,就算是穿过了生死线。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曾从管理学的层面提出,“企业是一个人文组织、社会组织”。这一观点直指一个方向——企业的生死不再是单个企业的问题

近日,新零售商业评论特别策划了“越冬者说”系列案例,深入采访了制造、餐饮、服务等行业中的几家中小微企业,探寻它们在这次疫情中的故事,以及所采取的应对之举。这些经验无法完全复制,却能为大家提供一些启示,以及信心。

本文为苏州某小微制造企业创始人黄彦的口述,经编辑整理而成。

01

最近,我的心情可以用一个词形容:百感交集。

一个月前,新冠肺炎疫情似乎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在媒体上,虽然也看到一些零星的关于武汉肺炎的消息,但压根儿没想到,远在武汉的星星之火,最后会烧到自己的身边。

我的工厂位于江苏昆山,2011年成立,有5名员工,销售额在500万~1000万元之间,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企业。

因为小,我们公司的每个员工几乎没有固定岗位,而是一专多能。当然,他们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每年年底,我都会给员工们包个大红包作为奖金。

2020年的1月18日,我安排了一桌年夜饭。在我们公司,吃了年夜饭就意味着一年已经结束,员工们可以放假回家过年了。

年夜饭很简单,没有高大上的致词,也没有花哨的节目,只是一桌单纯的年夜饭。

还记得那天饭桌上大家都很开心,员工们开心是因为收到了一个比自己预期要大的红包,可以好好过大年。我开心的是,年底前又接了几个订单,这意味着2020年将是一个好的开始。

第二天,员工们踏上了返程的列车,我们全家留守工厂。与此同时,关于新冠肺炎的消息也越来越密集。

一开始,我还有点不以为意,毕竟武汉与苏州相隔较远。到了22日,我开始有点慌了,一是因为疫情并没有控制住,二是一想到年底刚接的那几个订单,内心更有些焦灼——一旦影响到年后的生产,2020年全年的计划都会受到影响。

02

除夕前一天,关于疫情的消息铺天盖地起来。手机里每个微信群都在讨论疫情,新闻真真假假,令人莫衷一是。

直到封城的消息传来,我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可能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包括我。

作为一个企业主,无论企业规模是大还是小,遇到突发事件,首先思考的就是企业会受到什么影响?

我的企业不大,主要生产金属刀具行业常用的设备和磨料,在细分行业里还算不错,业务也正呈上升趋势。

我们的设备和耗材不直接服务于消费者,但很多企业都离不开我们,譬如现在医院大量使用的人工关节、肠镜,还有机场的检测仪、汽车座椅的手拉杆等,都需要使用我们的设备进行抛光或者钝化处理。

正因为产品的应用范围很广,除了和国内一些大型企业合作,我们还将业务拓展到了东南亚的新加坡、泰国、缅甸等地。目前,国内业务和国际业务销售占比约为8:2。

就在放假后的第二天,公司还接到一个泰国订单。对方定了3台设备,但工厂备货只有2台,原想着2月1日复工生产后发货。但现在,这个订单什么时候能发,我心里完全没底。

没底的原因在于,苏州市政府早在1月29日就下发了一个通知,不仅2月10日前坚决不能复工,还对企业的复工提出四方面要求。

首先是要求员工一定要逐一排查,且每天上报;其次是要求严格执行防控机制,制度上墙,电子档报送;再次是要求设施物资到位,必须按员工数配备一定数量的口罩、体温计、消毒水、消洒用具以及洗手液;最后是要求内部管理要到位,且每日必须专人监测、专人上报。

其他要求都还好办,非常时期,我们也都能理解,但是单口罩这一条规定就能急死人,有钱也买不到。后来,我不得不花高价在黑市上买了200个口罩,准备复工之用。而据我所知,一些小企业就被卡在了口罩这一关。

我们公司生产的设备,一共有三百多个零件,平时,这些零件都分包给下游工厂进行加工,这可以大大节约我的人力成本。但现在,只要这些工厂中有一个达不到复工要求,就会影响整个设备的生产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