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曹可凡:“余音绕梁”,成陈佩秋先生绝笔

新华网 2020-06-28 09:20

原标题:独家|曹可凡:“余音绕梁”,成陈佩秋先生绝笔,仿佛冥冥中向大家告别

曹可凡:“余音绕梁”,成陈佩秋先生绝笔

  “陈佩秋老师千古。”知名主持人曹可凡在自己的朋友圈缅怀国画大师陈佩秋。“九十八岁高龄国画大师,海派画坛巨匠,陈佩秋老师今日凌晨远行。佩秋老师在长年艺术创作中将中国传统绘画和西方印象派色彩有机融合,自成一家。晚年又致力于古书画鉴定,成绩斐然。她和谢稚柳先生同样成为海派画坛领军人物,被誉‘赵管风流’,影响深远。佩秋老师爱护年轻人,对青年画家多有扶持。同时,还热心公益事业,今春疫情暴发,她还为医护人员题词,给白衣战士送去祝福。”

  曹可凡最后一次和陈佩秋接触,是今年春节期间。为了鼓励全民“抗疫”,曹可凡代表节目组向节目采访过的嘉宾征集和抗疫相关的“一句话”。陈佩秋二话不说,第二天就让家人发来一张书法作品的图片,上面写有“向医务工作者致敬”。“因为疫情,一直没去登门,还在先生那里。今天早上,看到先生离世消息,非常惊讶,本来还想着明年在节目中给她过百岁虚岁生日。”

曹可凡:“余音绕梁”,成陈佩秋先生绝笔

  当天,一位朋友转发给曹可凡两幅书法作品的图片,一幅写有“余音绕梁”,一幅写有“剑胆琴心”。“这是陈佩秋先生昨天为一个南京的画家朋友写的,如今竟已成绝笔。冥冥中,这几个字,仿佛先生向大家告别,看得让人落泪。”曹可凡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剑胆琴心’,不就是她侠骨柔肠的写照吗?‘余音绕梁’,不就是今天她留给我们的财富吗?”

曹可凡:“余音绕梁”,成陈佩秋先生绝笔

  最初,我们都有点怕她

  侠骨柔肠,是曹可凡对陈佩秋先生的印象。但事实上,曹可凡第一次见到陈佩秋时,甚至是“有点怕”。

  “那时我刚刚开始做主持人,电视台要给谢稚柳先生拍专题,当时由我来配画外音。拍摄那天,导演说:你没事就和我一起去谢先生家吧,这样可能更有感觉。”于是,曹可凡来到了谢稚柳和陈佩秋当时位于长乐路的家。曹可凡回忆:“家里不大,但有两个画室,谢先生一个,陈先生一个。我们在谢先生的画室拍他,拍摄过程中,陈先生推门进来看见我们,马上又准备出去。导演喊她:陈老师您既然进来了,就一起出镜吧。陈先生用河南口音坚决地拒绝了:我就不沾谢先生的光了,和我‘么得’关系。”

  当时,初次见面的陈佩秋给曹可凡留下了“很刚”的印象。当时,曹可凡想:“刚劲有余,柔软不足。这个女画家的性格有点刚硬。”

  第二次见到陈佩秋,是在王珮瑜的一次专场演出上。当时,舞台上的一个主持人在台上反复介绍王珮瑜是“中国女老生中唱得最好的人”。坐在第一排的陈佩秋突然上台,夺过了主持人的话筒,说:“艺术不分男女,你为什么要强调她是女老生中的第一人,她就是老生中的第一人。”这给了同在台下观看演出的曹可凡一个深刻的印象。“当时演出还在进行过程中,她就直接上台了,勇气可嘉。她还反问主持人:如果她画的一幅画,把她的名字按掉,你能分辨出来这是女画家还是男画家画的吗?”

  她的内心可能比很多人都柔软

  这两次印象,让曹可凡觉得有点“怕”陈先生。但随着更多的接触和了解,他慢慢发现了这个“柔软不足”的女画家内心可能比很多人都柔软。

  “她在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求学时,师从过黄宾虹、黄君璧、潘天寿等前辈大家,但她最尊敬的老师是名气相对没有大的郑午昌。也是郑午昌建议她临摹赵干的《江行初雪图》。”曹可凡说,“她把郑午昌视为一生的恩师,两人后来都在上海发展。陈佩秋和谢稚柳先生好了以后,还去专门问过郑老师:我倾慕谢稚柳的才华,可以和他在一起吗?足见陈佩秋对老师的信任。郑午昌给了她很客观的建议:谢稚柳学问深厚,但两袖清风。后来陈谢结婚,也确实是谢先生住到了陈先生的房子里。郑午昌先生离世后,陈佩秋把当时家境困难的郑师母接到了自己家里,像母亲一样供养起来。”

  陈佩秋还告诉过曹可凡一件事:“郑午昌先生生前留下了一件尺幅非常大的未完成作品,甚至大部分都是空白,他的儿子请陈佩秋先生补画,陈先生二话不说就补了,并让谢先生题跋。无论是接养师母还是补齐老师的作品,陈先生始终在回报老师的点滴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