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赛麟汽车危局:账户被冻 中高层离职 工厂办公楼遭全面查封

新华网 2020-06-29 10:49

  原标题:赛麟汽车危局:账户被冻,中高层离职,工厂办公楼遭全面查封

  2019年7月20日还豪掷重金在鸟巢举办发布会的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赛麟”),今年6月被曝资金链条断裂,公司账户被供应商冻结,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拖欠一千多名员工工资,疑似无力继续支付上海办公场地租金。

  6月22日下午的工作时间,江苏赛麟上海公司的员工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公司楼下,商讨着如何讨回工资。6月23日工作时间,江苏赛麟位于如皋的两个工厂生产车间大门紧闭,除了几名员工留守看厂,整个工厂鲜少有员工出入。

  6月22日,由江苏赛麟副总裁Frank Sterzer主持的沟通会上,江苏赛麟上海公司员工还得知,除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晓麟、Frank Sterzer等少数几个高管外,其余大部分高管都已递交离职申请。Frank Sterzer还表示,公司位于上海的办公楼将于6月底关闭,不愿离职的上海员工可以选择去南通如皋办公,但也不能保证如皋办公地之后能正常运作,在家办公公司是不会发放薪水的。

  还未到6月底租金到期,江苏赛麟上海公司就在6月23日等来了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一周前,江苏赛麟如皋工厂也被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贴上了查封公告。多名江苏赛麟上海和如皋员工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本该在6月10日发放的5月工资,目前仍未发放。

  曾经财大气粗的江苏赛麟,为何如今会难以为继?江苏赛麟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晓麟称,这是因为公司前法务经理乔宇东在今年4月对其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贪污巨额国资的举报,还有乔宇东此后直接致电投资人,导致原定于5月份到位的30亿资金被搁置。

  不过,乔宇东却对澎湃新闻记者矢口否认,称这是王晓麟的捏造,他从来没有致电过投资人,“我连有30亿投资的事都不知道,哪里能打电话。”

  2020年4月27日,自称江苏赛麟前法务人员乔宇东的微博用户,实名举报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贪污巨额国资。此后,南通当地官方介入调查。

江苏赛麟如皋工厂

江苏赛麟如皋工厂

  难以为继的江苏赛麟:上海分公司、江苏工厂遭查封,中高层离职,拖欠工资

  江苏赛麟上海员工李一(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公司在北京、江苏如皋和上海三地的所有项目已经全部停掉,员工已无工作可做。“公司内部都在传我们的办公楼租期6月底就要到期,很快我们连办公场地都没有了,让大家去如皋办公都是推脱。拖欠的工资都未必能要得回来,谁还敢继续跟公司耗着。大家现在都在忙着找工作和想办法讨要工资。”

  6月23日,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汶水路299弄7-8号楼1-5层17-18号楼1-5层遭到查封。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查封公告提及,该查封是在执行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借贷纠纷一案中作出的。

  同一天,澎湃新闻记者在江苏赛麟如皋二厂发现,该厂同样遭到了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查封公告的落款日期是6月16日。偌大的厂区未见生产工人,厂区办公室几乎全部闲置,仅剩几个员工看守工厂;工厂生产车间的排班表停留在2020年1月,此后再无更新;生产设备被塑料布密封起来,可以看得出,已有段时间未使用;两三百辆装配好的迈迈汽车随处散落在工厂的各个位置,散落在外的迈迈汽车只能承受风吹日晒、霜打雨淋。

  江苏赛麟如皋一厂,停车厂里也停放着几百辆装配好的迈迈汽车。不同于二厂生产过近两千辆迈迈汽车,2018年底就已建好的一厂建立至今仍未真正进行过生产任务。

  值得一提的是,庞青年的青年汽车工厂和与江苏赛麟如皋一厂仅一墙之隔。同样的,青年汽车工厂也大门紧闭,厂区未见员工走动,仅大门口有一名保安留守看厂。

  江苏赛麟如皋一厂建设监理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整个一厂建设耗资过十亿,工程建设基本完成,工厂设备年前就已调试好。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江苏赛麟还拖欠一厂建筑公司、监理公司好几个亿的工程款。“现在公司突然不行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没有人给我们个说法 。”

  江苏赛麟如皋员工韩非(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江苏赛麟一厂原规划生产SUV车型迈客,不过该工厂还处于设备调试阶段,并未真正进行过量产;二厂原规划生产迈迈汽车和S1跑车,二厂在春节前不久关闭,截至目前仍未能复工,“两个厂里一共堆了一千多辆迈迈汽车。”

  “不止高管,中层也几乎都离职了,将来要工资都不知道找谁。明明一家公司,如皋员工还能选择因拖欠工资而非自愿离职,上海员工就没有这个待遇。”李一说。

  6月10日,王晓麟曾发布致江苏赛麟全体员工信,其中提到,受乔宇东“诬告”事件在网络传媒发酵的影响,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了江苏赛麟账号。如皋市政府已组织工作组就乔宇东诬告的事项进行调查。

  王晓麟称,原来和投资人达成共识的30亿元融资本应在今年5月分步到位,由于乔宇东的“诬告”和他直接致电投资人破坏融资的行为,导致了投资人在政府作出调查结论前搁置投资的决定。“如果股东之间不能达成一致,解决公司的运营资金,公司将无以为继。”

  “今年3月我和史蒂夫·赛麟先生、玛丽安女士,马春野院长安排完迈迈的美国认证和市场布局后,几个月来买了十多张机票回国,均被航空公司取消,最近一张6月3日到上海的机票又被取消。”王晓麟在致员工信里这么解释自己为何没及时回国。